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东方心经玄机图 > 文章内容

网络女主播除了荷尔蒙传播就没有赚钱的出路吗?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10-31 阅读:

  “壕、软色情、年轻漂亮、坐享其成、不务正业、误人子弟…”谈及网络女主播,暧昧的意味中夹杂着鄙视。“坐着收钱,日进斗金”。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随着网络直播平台的火爆, 很多女性加入网络主播这一行业当中。众多直播平台可分为垂直类直播平台、游戏直播平台、泛娱乐 (包括秀场) 直播平台、版权直播平台。在这四种类型的直播平台中, 泛娱乐直播, 门槛较低, 且用户数量庞大。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和情感色彩,为主播和观众的直播间互动,平台多为面貌较好的女性。

  精心打扮后,一位年轻美丽、身材姣好的姑娘端坐在电脑前,借助1个高清美颜摄像头,1个麦克风,在面积狭小的公寓里开始了一天的主播工作。

  想成为真正的红人,并不容易。你颜值高,颜值甚者不胜其数;你智商“爆表”,却“学霸太多”, 想脱颖而出也很难。于是,炒作吸睛便成了网络主播跻身更高层次、获取更高关注和更多资源的最基本手段,但炒作的人太多,就越来越考验独特性、稀缺性。空前的竞争压力,催生了网络主播的炒作方式不断推陈出新。

  “荷尔蒙经济”持续走高,是“眼球经济”的绝对主角。通常或公开或隐晦地带有一定的性元素。中国有近乎四千到五千万的单身男性,在年轻人口中性别比例严重失调。于是许多在性方面受挫的年轻男性就会藉由荷尔蒙控制的冲动,把辛苦挣来的人民币花到虚拟世界里。男人们购买虚拟的法拉利、鲜花乃至贵族的虚名,只为打动她们。年轻男性在网上寻求的恰恰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得不到的:年轻貌美女性的青睐、社会认可和自信。色情、低俗也就接踵而至。

  2016年3月,一网络女主播为成“网红”,录制31段不堪入目淫秽视频,4万余人的“拥趸”,法院作出判决,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2017年,某直播平台一女主播求打赏,“再给你们换一件性感的睡衣,小礼物走起来。或者给我刷一个“跑车”,万人堂论坛,刷“跑车”我就换。”;直播换丝袜、低俗“内衣秀”、露骨“互动”…

  穿着低胸装、超短裙,扭动着舞蹈,一边嗲嗲的说到,谢谢小哥哥送的游艇,灰机,999朵玫瑰...

  “荷尔蒙经济”下,一部分女主播不再老实,游走在法律、伦理边缘,身体 、情感已经向着商品发生了转变。视觉的刺激,使得受众的欲望一点点膨胀,诱导着他们想要刷更多的“巨轮”,来满足视觉、身体的消费,。女主播以性感暧昧的身体表演吸引男性粉丝观众, 让他们为其扭动的身体表演而陶醉、迷恋甚至疯狂。

  窥视冲动,是人的本能,女主播通过身体的暴露和表演,“火”了,赢得更多的打赏,而男性观众则通过窥视得到快感体验。平日里的屌丝,从未真正眼看过美女,惨遭其白眼,在网络虚拟中,“美女姐姐”却数不胜数。

  更有甚者,玩起了攀比游戏,“比比谁是土豪”,一男子疯狂给一女主播打赏,已经打赏了十几万元,甚至细致到每天给女主播订餐送燕窝,竟是通过校园贷维持给女主播打赏,像得了妄想症,在朋友圈里故弄玄虚摆出富二代的姿态。但其实家境并不好。这更像是暧昧经济。男性试图从女主播身上获得,一种虚幻的“保护”“占有”“陪伴”的情感体验。只要肯花钱、愿打赏,任何一个账号都可以在一群人的注目围观下,成为女主播口中的“老板”“霸总”“英雄”。屌丝变英雄,可不威风。

  畸形的盈利。网络主播的收入主要靠网友‘打赏’。以充值方式购买道具或礼物,主播收到的‘礼物’,一般不会折现直接进入主播个人账户,而是被其所在的直播平台抽成,不同等级的主播拿到的底薪和提成比例也不一样。如果主播拥有海量的粉丝、等级也高,那他的收益就会很高,粉丝的关注和支持也能轻易变现。

  网络女主播的生财之道就是提振男性用户的自信心,他们想要的就是通过虚拟的钻戒和礼物来赢得一个漂亮女性特别的媚眼和娇嗔,一个名为“那么你”的女主播说道,她会在网上对送礼者这样留言:“老公,你又给我送礼物了。我想给你生个孩子。”她坚称她从未和任何一个粉丝有过现实生活中的恋爱关系——即使送过她十二万美元礼物的粉丝也没有过,但是她说她知道其他女主播曾经和粉丝交往过,甚或向挥金如土的主顾卖淫。

  网络上,美女主播想尽各种办法讨好粉丝,让粉丝为其刷巨轮等,买礼物;网络下,痴情粉丝想加主播微信QQ,希望进一步互动,而微信QQ的获取往往得是大粉才有的“福利”。福建一网红女主播“晨婉馨”自称90后小萝莉, 骗得一名上海90后痴情小伙33万元后玩失踪, 男子为此还借了小额贷款。小伙“喜提女友”,并对其有求必应,现实生活中渴求恋爱却不得,遇网恋则喜极无脑。

  年轻主播色诱吸睛,直播表面聊天的是美女,和你聊天的却是“抠脚大汉”,铁算盘买码论坛,2019年,烟台一小伙用社交软件,认识一位22岁美女主播,并推荐了自己的直播平台,短短几十分钟内,女主播分别以“588元就见面”、“平台管理员说自己迟到需要1000元押金才能下楼”、“需要888元的整数保证金”等理由,骗取小初在平台充值。竟然牵扯出一起“4.09”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

  “网红与路人之间,只隔着十级磨皮技术”“打开滤镜是小姐姐,关掉滤镜是小姥姥”,网络主播美颜前后,颜值可谓天上地下,卖茶叶美女的“照骗”亦是如此,“叮”的一声,一条请求添加好友的消息传来,用美女做头像,让你好感满满,再以加错好友的姿态,借机聊天,你聊一句,我聊一句,再挖坑说遭遇,博同情,摇身一变百亩茶庄茶二代,卖个友情价2400,尝鲜价666,成功上当;妙龄女子出身虫草世家,老家长辈贪图聘礼为其定下婚约,她唯一出路是将家中虫草变卖退还聘礼…全国各地已有近300人被骗,涉案金额80余万元;揭穿了“茶叶妹妹”,抓获了“支教美女”,批捕了“虫草姑娘”后,会撒娇的“工艺品妹妹”出道,新店开业,寺庙求福,求取佛珠,想要送给小伟,被感动的小伟转账过去…男性因为虚荣心、同情心给骗子转账,骗子就会源源不断地制造着更多“美女”人设,诱其转账。

  乘坐公交车、地铁,遍地可见低头族,手机全面占据了我们的生活。娱乐节目、短视频、直播充斥着我们的周围,整个社会进入了全新的“媒介化”阶段,“网络泛娱乐”现象随之而生。信息娱乐化和娱乐产业化随之扩充,娱乐性、虚拟性、碎片化、媚俗化等因素,无孔不入地渗透进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观看直播的受众享受着女主播为其的“表演”,而使自身的需求得到满足,使用与满足理论认为, 受众成员是有着特定需求的个人, 他们的媒介接触活动是基于特定的需求动机, 从而使自身的需求得到满足的传播过程。而网络直播平台用户基于自身娱乐需求和心理需求而在平台内搜索能够满足自身的内容, 在这其中, 不管是游戏直播还是娱乐直播, 平台粉丝都有着非常明确的目的, 通过观看这些自己所需要的节目来满足自身的需求。对于女主播来说则就是赚取利润,双方各自满足。

  网络直播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它既有着电视直播实时性的优势, 也有社交媒体互动的特质,网络与现实中的交互性非常强。用户在使用过程中, 能够很快地收到主播的回复,而传播者也能实时回答着受传者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 两者的地位相对平等, 双向互动。

  正能量网红女主播亦能“赚钱”。2016年5月, 明星柳岩在阿里巴巴聚划算平台进行直播, 短短1小时内, 观看人数接近12万, 直接下单的柠檬片4500多件, 枣夹核桃2万多件;同月, 重庆秀山县农村淘宝合伙人和草根网红女主播直播抓土鸡、采蜂蜜, 不到1小时, 观看人数超12万, 活动当天, 仅土鸡蛋的销量就突破10万枚,随着网络女主播的“带动”下,增加了消费者的参与,对于滞销农产品,或者营销农产品都有着极大的帮助。

  网红女主播+电商,曾经的网络直播平台虽然可以聚集大量粉丝, 但是主播只能通过被打赏、送礼物实现变现, 如今淘宝电商将变现难这个问题及时解决, 进入了了“电商+直播”的模式, 而张大奕显然是第一批受益者, 将满足粉丝受众偏好的产品,通过直播+电商的形式,实现贯通,充分实现了粉丝的购买力。

  聋哑女主播直播间中,静静的卖货。2019年初,四个聋哑女孩成了网络上第一批聋哑主播,也是聋哑女主播。“大部分人不太知道,聋哑人的主要就业场所都集中在不用跟人打交道德工厂。”而如今,通过直播卖货,走出安全的舒适圈,在工厂外能有更多的更为体面的工作方式,也为特殊人群提供了新的人生方向。

  低俗内容屡禁不止,却阻挡不了主播传递正能量,那些“荷尔蒙”下红火的女主播,什么时候才能觉悟呢?

  截止2017年底,全国网络直播平台超过500家,2018年,网络直播市场达到516.2亿元,2017年在线亿人。

  直播平台众多,随着直播技术的发展,受众人数也在不断的增加,加之行业兴起时间较短,系统的行业规范不完善,也就带来了相关的监管难题。

  低俗内容屡禁不止。因为主播门槛低,一大批依靠出卖色相赚取流量和关注的女主播,博人眼球,为了打赏,突破道德底线,影响极其的恶劣。

  虚假信息防不胜防。一些主播为了“直播捞金”,利用了用户的猎奇心理,故意散布虚假信息,想要赢得关注。2017年,一花椒平台女主播声称已躲过安保人员检查,当晚将留宿故宫。事件造成恶劣影响,混淆了公众的视听;乔碧萝,那场“精心的骗局”,形象造假,声音造假,人设造假,短短两天,粉丝从5万涨到了55万,炒作可以说是无下限,只是为了人气。

  隐私侵犯、敲诈现象严重。为获取流量,一些网红女主播,通过偷拍他人进行隐私侵权直播,不自觉中,已成他人镜中人。

  未成年人禁忌被公然宣扬。2018年,整改之前的快手直播平台充斥着大量低龄恋爱,低龄生子、未婚生子的直播视频,未成年的主播变得成熟化,以稚嫩的声音说着,谢谢小哥哥的礼物、榜单刷一刷...

  近两年,政府开展了全国范围内的专项整治网络直播平台行动,并且就网站履行网络信息管理主体责任提出八项要求。对网络直播乱象提出了“加强对网络直播、弹幕等新内容上线的整体评估”方案,推广24小时值班制度来增强管理力度。针对网络直播中的不合法内容建立突发应急机制,对于违规内容与主播实施实名通报黑名单政策。

  国家网信办根据最新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依法关停多款违规直播应用与平台;并再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强调直播节目要与广播电视等传统节目统一标准和尺度。在政策监管的同时,平台也要自查自清,开展“双随机,一公开”的检查,重点整治“三俗”等违规直播内容。

  针对青少年来讲,青少年自控能力差,非常容易沉迷于网络直播还有各种媒介。近日,国家网信办继续深入推进青少年网络防沉迷工作,统筹指导六间房、花椒直播等24家网络直播平台,搜狐视频、百度视频等9家网络视频平台统一上线“青少年模式”。截至目前,国内共有53家平台上线“青少年模式”,网络防沉迷工作基本覆盖国内主要网络直播和视频平台。

  据@成都发布报道,近日,从全国网络节目主持人职业素养能力培训考试培训中心四川基地获悉,各自媒体平台的网络节目主持人,也就是大家俗称的网络主播可以持证上岗了。成都和北京、上海、杭州等十个城市成为全国首批网络主播持证上岗试点城市。凡有志于此的主播和准主播们都可以参加该项目的培训,考试合格后将取得《网络节目主持人岗位合格证》。更有网友调侃道,“中国直播史,外国直播史,主播综合素质,直播与应用心理学,现代直播与录播技术,直播案例研究与分析,可以了解下了。”

上一篇:英超第10轮之保级大战:诺维奇vs曼联直播——5爱体育美女主播为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香港挂牌| 香港白小姐管家婆彩图| 最快现场报码开奖结果| 神算子网站开奖结果| 红财神报彩图更新| 打老虎机技巧| 天中图库杀尾跨| 香港赛马会内部救世网| 跑狗图四不像必中一肖| 小鱼儿主页玄机跑狗图|